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::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斯塔福德現年25歲,剛剛為小妹妹們講完睡前故事,4名蒙面男子沖入她們的土屋,用手電筒晃花她們的眼睛。一人拉起她的胳膊,另一人使用彎刀將胳膊齊肩砍下。斯塔福德的另一條胳膊也沒能保住,後來在醫院被截肢。

國際線上專稿:據英國《每日郵報》7月16日報導,對於坦尚尼亞的巫醫來說,白化病患者的身體和器官擁有無窮魔力,能給其他人帶來好運和財富。因此不少白化病患者成為被獵殺的對象,他們的皮膚、四肢甚至內臟器官都被拿去賣錢。《每日郵報》記者採訪了多位元坦尚尼亞白化病患者,聽他們講述了這些病態貿易及其背後的故事。

現年25歲的米麗亞姆·斯塔福德(Miriamu Staford)的父母是非洲黑人,但她的皮膚卻是白色的。她將金色的頭髮紮成馬尾辮,灰色眼睛中閃耀著藍色光彩。斯塔福德是一名白化病患者。在非洲,白化病患者被認為擁有超自然力量,他們的身體器官可帶來財富和好運。斯塔福德目前躲在坦尚尼亞首都沙蘭港(Dar es Salaam)的安全屋中。

2008年10月份,剛剛為小妹妹們講完睡前故事,4名手持彎刀的蒙面男子沖入斯塔福德的土屋,用手電筒晃花她的眼睛。一人拉起她的胳膊,另一人使用彎刀將胳膊齊肩砍下。斯塔福德回憶稱:“他們的刀很鈍,一下下猛砍。到處都是血,他們猛拽,直到將我的胳膊拽下來,我痛得尖叫。”

斯塔福德的妹妹們跑出土屋,她的父母被鎖在另一個屋子裡。當襲擊者砍自己第二條手臂時,斯塔福德依然意識清醒。直到外面響起鄰居呼叫的聲音,這些襲擊者才停下來,並帶著“戰利品”逃離。但斯塔福德的另一條胳膊也沒能保住,後來在醫院被截肢。

在東非,像斯塔福德這樣的白化病患者大多生活在恐懼中。坦尚尼亞有記錄以來的首起謀殺白化病患者案件出現在2006年,可怕的迷信甚至變本加厲,愈演愈烈。以前,巫醫認為白化病患者的頭髮、指甲以及尿液已經足夠,現在他們則需要白化病者的手臂、大腿、內臟甚至生殖器製作護身符或魔法藥劑。

這種趨勢正愈演愈烈,甚至有白化病兒童從母親懷中被搶走的事件發生。27歲的索菲亞·朱瑪(Sophia Juma)的4歲女兒龐度·艾曼紐爾(Pendo Emmanuelle)就在家中被搶走,自此後再未出現過。朱瑪2個月大的小女兒塔圖(Tatu)也像姐姐一樣,是白化病患者。朱瑪擔心塔圖也被搶走,她將自己鎖在房中,不信任鄰居。

朱瑪的朋友、白化病人公益活動家約瑟法·托爾納(Josephat Torner)稱:“或許這個小女孩將被作為活體儲備,無論何時需要,他們都可從她身上切片。”托爾納本人也是白化病患者,他出生時,助產士曾建議其母親毒死他。鄰居譴責母親與“邪惡靈魂”生下後代。

據聯合國統計,坦尚尼亞是對白化病患者來說最危險的國家。官方記錄顯示,自從2006年以來,坦尚尼亞已經發生156起白化病患者遇襲或被殺事件。實際數量可能高得多,因為許多襲擊都未報告。(沈姝華)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坦尚尼亞白化病患者生活在恐懼中,因為他們的身體器官被賣給巫醫,據說能帶來好運和財富。27歲的姆巴魯·約翰(Mbalu John)有4個患白化病的孩子,他們都住在卡班加(Kabanga)學校中,這裡是白化病患者的安全屋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27歲的索菲亞·朱瑪(Sophia Juma)與2個月大的女兒塔圖(Tatu)。朱瑪的4歲女兒龐度·艾曼紐爾(Pendo Emmanuelle)被從家搶走,她再也未見過她。朱瑪現在非常擔心小女兒的安全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巫醫雇人砍下白化病患者的身體器官,以便於他們將其變成藥劑,提供給富有的客戶。圖中是沙蘭港巫醫集市上出售的蛇皮、骨頭、野豬牙、狗頭骨以及植物根莖等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以前,巫醫只是收集白化病患者的頭髮、指甲以及尿液,現在他們則需要白化病者的手臂、大腿、內臟甚至生殖器官製作護身符或魔法藥劑。圖中是卡班加天主教堂,附近白化病患者來這裡祈禱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巫醫花大價錢購買白化病患者身體器官,比如手臂1000英鎊,頭2000英鎊,皮膚6000英鎊,整具身體13萬英鎊。圖中,白化病患者正在Buhangija看電視上的女子摔跤比賽,這裡被稱為白化病患者的天堂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白化病人公益活動家約瑟法·托爾納(Josephat Torner)呼籲結束令人作嘔的貿易。托爾納本人也是白化病患者,他出生時,助產士曾建議其母親毒死他。鄰居譴責母親與“邪惡靈魂”生下後代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托爾納說:“有人認為我們能帶來幸運,有人譴責我們為整個家庭和村莊帶來詛咒。”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姆巴魯·約翰與4個白化病孩子中的2個在一起。她擔心將來有一天,孩子們將被搶走,身體器官被賣給巫醫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白化病患者不同的身體器官價格不同,據說手臂最多價值3200英鎊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在Buhangija中心,患白化病的兒童正派對等候領取食物。在坦尚尼亞全國,有很多類似中心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29歲的拉紮羅(Lázaro)據說2009年參與謀殺1名9歲白化病患者,但因缺少證據獲釋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維多利亞湖附近有100萬人依靠捕魚為生,但多年前出現捕魚危機。巫醫宣稱可以幫助解決問題,用患白化病的漁民頭髮吸引魚群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受害者,她們失去了手臂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衛兵保衛患白化病的兒童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索菲亞與她的寶貝女兒坐在她的小屋前

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瘋狂獵殺 身體器官被搶走製成藥劑

白化活動家Josephat

來源:國際線上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