瓦朗索爾事件:農民親述50年前遭遇外星人離奇經歷::

瓦朗索爾事件發生在1965年7月1日的清晨。那時,太陽已經升起,晴空萬裡,風和日麗。

事情從5時45分開始,一位世世代代住在瓦朗索爾名叫英里斯·M的農場主聽到,從他的熏衣草地傳來一陣尖利的好像是鋼鋸在鋸金屬時發出的「絲絲」聲。

幾分鐘前,M先生還耕過這塊地。這時,他正在亂石堆後面休息,他的拖拉機就停在亂石堆附近,正當他掏出香煙準備點火時,這奇怪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他透過灌木林屏障向熏衣草地看去,發現80公尺以外的地方停著一個東西。

14257901873526.jpg
一開始,他以為是一架直升飛機,隨即又以為那是一輛雷諾汽車公司出產的多菲納牌轎車。因為那物體沒有旋翼,呈圓形,大小同多菲納牌轎車差不多。

M先生覺得奇怪並懷疑起來,這車上的人是否就是頭幾天夜裡折枝偷花的小偷呢?他沒有點煙就站起身,貓著腰悄悄地朝「多菲納」靠攏過去,他要出奇制勝,當場捕獲那些小偷。當他走到熏衣草地邊的灌木林時,已經看得十分清楚了。

14257901313444.jpg
這時,他發現那些東西根本不是汽車,也不是直升飛機,而是一個形狀古怪的橢圓物,它像一隻巨大的蜘蛛趴在地裡,圓球底下有2個人蹲著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M先生戰勝了畏懼,穿過灌木林,進入了他的熏衣草地。

此時,那個東西離他只有幾十公尺遠,他看到那2個人很矮小,正面對面地蹲在那裡,看上去他們似乎是在草地上觀察一棵熏衣草:隨著漸漸地靠近,M先生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的外部特徵:他們的腦袋奇大,臉形也同普通人完全不一樣,這時他已明白他們不是地球人,這形狀古怪的橢圓物也可能是來自外部世界的飛器。

當M先生離飛行器只有五六公尺遠的時候,對著他的那個矮人看見了他(或者說,他假裝只是此刻才看見了他)。那矮人好像向背朝M先生的那個飛碟員做了個手勢,因為第二個矮人也轉過身來,2個人同時站了起來。與此同時,那第一個矮人的右手從右側一個盒子裡取出一根管子對準M。

M先生頓時感到自己「癱了」,想動也動彈不得。然而,他又感到自己並沒有麻木,心裡也不緊張。他看到那個矮人將自己定身之後,就把管狀物放入挎在左側的第二個較小的盒子裡。2個矮人站在原地「討論」了幾分鐘。M先生只聽到一陣咕嚕聲,但不知道這聲音是否是從矮人那像個小洞樣的嘴裡發出來的。

他們的眼睛動了幾下,神態高傲,但不懷惡意。恰恰相反,M先生隱約感到他們對他「和藹可親」,懷有好意,不過,事後他說不清自己是怎樣產生這種感覺的。不一會兒,他們十分敏捷地靠兩隻手飛入了飛行器中,球體上的門是滑動的,開在側面,能自動地由下而上關閉。

14257901104341.jpg
飛行器頂部有一個圓蓋,看上去十分透明。進入座艙後,2位矮人面朝M先生。飛行器發出了一陣低沉的聲音,響了幾秒鐘就停止了。飛行器浮起1公尺,一根垂直的中心軸慢慢地從土壤中拔出,這是一根固定在飛碟底部的外表像金屬的支柱,當飛行器著陸時,它插入土中;飛行器緩慢起飛了,6根側面的撐腳也離開了地面,開始環繞中心軸順時針方向旋轉。既沒有煙,也沒有飛揚的塵土。

14257900934255.jpg
飛行物驟然加快速度,沿斜線朝西南方向騰空而去,它的飛行速度驚人,比噴氣式飛機要快不知多少倍。M先生呆立著,看到飛行物飛了約30公尺,突然不知去向。他不理解那東西為什麼不是慢慢消失,而是像螢幕上的圖像一樣突然隱沒;這時,整個天空什麼也沒有,再也不見飛行器的影蹤。

在「癱瘓」狀態下失去了任何恐懼心理的M先生意識到「他們」已經遠去,頓時產生了一種有生以來最強烈的不安情緒,他仍然被固定在原地,欲動不得,欲呼無力。他以為自己會這樣死在地裡。

據M先生說,大約一刻鐘或20分鐘或半個小時後,他漸漸開始可以活動兩隻手了,接著四肢和軀體也能動了。感到十分輕鬆的M先生走過去察看了地上的痕跡,然後回到亂石堆附近的拖拉機旁。

根據M先生的說法,飛碟著陸的地方在飛碟離去時是濕漉漉的,一片泥濘,中心軸著地的那個點有個洞。土壤已經變白,且十分堅硬(但沒有玻璃化),而這塊地的其他地方,土壤是赭石色的,(在早天或雨天)那裡或是一片乾土面,或是鬆軟泥濘。

地面上有個直徑為,20水的盆狀凹面,中心部位有個圓洞。洞壁光滑,四周勻稱,像是鑽頭鑽出來的,這個洞的直徑為18公分,約深40公分。地面上有四道淺溝,都從中間那個小洞向外輻射,形成一個十字形,這幾道淺溝寬8公分、長1公尺。

14257900407772.jpg
美國空中現象研究會的調查員在飛碟著陸事件後趕到了現場,他們在著陸點以及二三十米以外的地區取了樣土進行化學分析。著陸點變白了的土壤的含鈣量明顯的比別的地方要高(占18%)。可惜的是,化驗報告沒有明確指出,這種鈣處於什麼狀態,很可能是已經電離了的鈣(處於可溶鹽狀態)。

埃梅·蜜雪兒是事隔一個月後才到著陸地來的。M先生當時指給他看,飛碟起飛的航線是斜的,順著這條航線的地面上,熏衣草雖沒被燒枯,但都已被焙烤得發黃(從著陸點往外算,被焙烤發黃的共39行熏衣草,每行間隔1130公尺)。

14257900657464.jpg
比埃梅·蜜雪兒晚到現場的法官肖塔爾說,他所見到的熏衣草已經「返綠」,甚至比周圍的熏衣草長得更高更壯實。但是,這些熏衣草上仍留有不少枯萎了的枝葉。

飛碟飛走後,目擊者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震動。但在頭3天內,他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之處。只是從第4天起,他一直處於沉睡之中,如果妻子和父親不叫他起來吃飯的話,他一天24小時都可以熟睡。他的睡意很濃,而且有一種「痛快」的感覺。

與此同時,M先生得了輕微的精神運動性紊亂,他的手不自覺地輕輕顫抖著。當埃梅·蜜雪兒於8月7日來到瓦朗索爾調查的時候,M先生每天仍要睡十四五個小時,他的雙手仍然有輕微的顫抖現象。除上述異常外,目擊者「身體狀況十分良好」,他的嗜睡症狀一直延續了好幾個月,漸漸才恢復了正常。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