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船“東方之星”:服役21年 還有3年報廢 ::

“這裡狂風暴雨”。60歲的張麗芬給丈夫打了最後一個電話。

在這之後,一場12級的龍捲風,將的“東方之星”號倒扣在水中。幾乎沒有留給船上的人反應的時間,尤其是早早躺進船艙裡的老人們。

對他們來說,這是一場期待已久的旅行。費時但便宜,夕陽紅專號,讓他們有了別樣的閒適。

截止6月2日22時,有19人被救出。14人生還。救援還在進行。

“東方之星”號提前一天停在了五馬渡碼頭。

碼頭工人嚴華(化名)掃了一眼,以前船頂燙金的四個大字,顏色已顯得發暗。

5月28日13時許,在這個碼頭,兩次鳴笛之後,它緩緩啟航,沿長江西岸上行。這是五馬渡碼頭當天出發的第一艘船。

東方之星最後出現的影像,是在6月1日20時52分被記錄的:它和另一艘船在左舷外100米交匯,駛向上游,四層航船燈火通明。

半個多小時後的21時28分49秒,這艘客輪失去了以往2秒鐘一次的信號。

噩耗隨之而來,遭遇龍捲風、瞬間翻沉。

船上載有456人。

1啟航

71歲的許利生(化名)提前一個月購買了東方之星的船票(含景點套票),2980元。

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“長途旅遊”。此前,他只去過老家蘇州的周邊城市。

“像老小孩一樣,他每天會自己算出發的日子。”兒子回憶。

5月28日那天,老人坐了三個小時大巴,到了起點——南京五馬渡碼頭。

那時,長江風平浪靜,老頭的精神格外好。

65歲的王永利胸前掛上協和旅行社發放的胸牌,跟著十幾位老朋友一起,從右側廊橋說說笑笑地登上了客輪。

退休前,王永利的公司倒閉。這次和朋友們出遊,價格是他選擇的因素之一。

本次游程價格最高的是一等艙平鋪2298元、最低是三等艙上鋪1098元。上岸遊覽費用另計。

上海協和國際旅行社的宣傳單裡,這是一趟非常划算的旅程。“暢遊長江八省,飽覽三峽全景”,東方之星將在白天停靠沿途知名旅遊地,包括安慶、九江、武漢等,遊客們上岸遊玩,晚上開船趕路。

現在的“東方之星”是夕陽紅老年包船,專門負責長江全景遊。

“夕陽紅”,是很多旅行社針對老年人的低價旅遊線路。每年,這艘核載534人的遊船,要在重慶與上海之間的長江江面上往返100餘次。

曾經,東方之星是長江航道裡數一數二的豪華遊輪。

船長76.5米、寬11米。共有4層,每層都有客房。從頂層開始,一二三等艙位分列。二、三等艙放著高低鋪,而一等艙則擁有著兩張大床。

1994年下水後,東方之星是首批擁有衛星電視和帶獨立衛生間豪華艙的長江客船。每個房間都有空調、淋浴。曾在船上工作過的阿偉稱,“內部佈置跟賓館標間差不多。”

如今,東方之星也老了。它已服役21年,按照船舶“壽命”,還有三年就報廢了。

2前兆

年老的遊輪沒有影響到老年遊客的興致。

“我們到甲板上玩一玩,玩累了就會回去。”6月1日晚7點左右,許利生在電話裡跟兒媳說。

兒子兒媳有點惦記父親的第一次遠行。原本許利生想讓老伴一起去,但在景區做保潔的老伴堅持要把工作做完。

兒子給老人的包裡塞滿了食物,牛肉幹、火腿腸、鹹鴨蛋,還帶上了老爸自己泡制的散裝酒。“船上吃的可能比較苦”,許利生卻不在乎,“1960年都經歷過,這算什麼。”

從南京出發後,東方之星沿路停靠了安慶、九江、武漢和古赤壁四站。

遊覽景區之外,老人們喜歡在遊輪上打牌聊天。船隻離開古赤壁後,82歲的汪祥聖告訴孫女,自己正在船上和朋友們打牌聊天。

吃完晚飯,汪祥聖按慣例在7點將手機關機,準備睡覺。一個小時後,孫女撥打了他的電話,關機,孫女想,關機意味著祖父一切正常。

也有惦記家裡的,另一個房間裡的黃六生在電話裡囑咐兒子,別忘記給盆栽澆水。

老人和他們的子女不知道,旅行的平靜即將被打破。

寶船網的資料顯示,離開古赤壁後,“東方之星”以7節航速(每節=1.852公里/小時)在長江航道中行駛:他們將要加速趕往旅行的下一站荊州,在那裡,老人們將上岸遊覽荊州古城。

就在這個時間段,6月1日20時25分,湖北荊州市氣象臺發佈了暴雨黃色預警:預計未來6小時內,石首、監利、洪湖有50毫米以上降水,並伴有雷電,提請注意防範。

還有一個小時,“東方之星”就將進入荊州水域。

有的船隻考慮到了風險。東方之星離開赤壁港口時,另一艘來自江西的遊船卻並未開動。媒體報導稱,該船長預見到前方長江天氣不佳,臨時將船停靠在了赤壁。

這並沒能提醒到“東方之星”,它繼續上行。

長江進入監利段後,江面變寬,水比城高。一名海事局船員曾表示,周邊建有很多防洪堤,地形空曠,平時風就很大,如果遇到暴雨天氣,強風降雨,“肯定出事”。兩年前,曾有一艘渡船在此區域與一貨船相撞傾覆。

忽略了這些危險徵兆的東方之星號,正一步步逼近風暴中心。

3風暴

“東方之星”有能抵禦風暴的信心。媒體從南京海事局瞭解到的資訊是,它的抗風能力達到10級。

當晚9時起,湖北監利長江大馬洲水道的江面上來了暴風雨。

“當時雨大得不得了,我估計至少7級風。”李永軍回憶。

21時10分,銅工化666號的船長李永軍透過暴雨匆匆瞥見了30米外的擦身而過的東方之星號。

“江面上能見度很差,就像下霧一樣,雷達被雨干擾了,都掃不到東西。”李永軍說。

60歲的張麗芬也把最後的不安告訴了電話裡的丈夫:“這裡狂風暴雨。”

不只是暴風雨,更可怕的是龍捲風。

據《湘北龍捲風研究》一文顯示,湖北荊州、宜昌曾發生龍捲風,而監利在此區域附近。而4至8月為龍捲風高發時間段。

事發後,中國氣象局專家組到場,綜合氣象監測、氣象雷達監測資料和現場查看分析,事發時段當地出現龍捲風,風力12級以上,龍卷主體位於江面,水準尺度不足1公里,龍卷持續時間約15-20分鐘。

12級風,足以掀翻18.6米高的東方之星。

可怕的資訊是,雨水已經進入遊客的房間。

張輝是旅行社的工作人員,站在二樓右側的辦公室內,他聽見雨點打在輪船右側,“很多房間都已經進水了,就算把窗戶關上也有水滲進來”。

從大的航線上看,“東方之星”也發生了嚴重異常。

寶船網資料顯示,21時20分16秒,自南向北行駛的東方之星號開始向東轉向掉頭,航速則由7節降為6節。有航運業人士表示,該船突然掉頭,可能是為了人為躲避暴風。

掉頭向東岸行駛11分鐘後,東方之星號在狂風中陡然傾斜。

船上的工作人員發現了危機,一位船上小賣部的員工回憶,下雨後,其出艙想收衣服,突然感到船體發生側傾。

張輝返回臥室,看見房間進水的遊客正匆忙將打濕的被子和電視機搬到大廳。而此刻,他也感覺到,船的傾斜度已經達到了45度。

“東方之星”扛不住了。

4生死

船上小賣部的員工連忙搶了一件救生衣。隨後沒多久,船體下沉了,其跟著落水。

“好像碰上大麻煩了。”張輝和同事的話音剛落,東方之星號就翻了過去。情急之下,張輝和同事順手抓起救生衣,救生衣剛到手,窗戶已經到了他的頭頂。

據“東方之星沉船事件情況彙報”顯示,獲救船長張順文和輪機長楊忠權分別反映,當時突遇龍捲風,船艙左舷受風,船體向右舷急劇傾斜,在1分鐘內向右傾覆。

龐然大物很快倒扣在了水中。

“一分鐘內”,很多已經入睡的老年乘客來不及做任何反應。張輝反應更早些,等到爬出窗戶,水已經到了他們的脖子。

爬出窗戶後,他抓著救生衣順著水漂下去,當時,四周有一些人漂在水面,一些人在呼救。

船長張順文的駕駛室位於3層,他也是最終逃生的人之一。

昨日上午,媒體首批公佈的12名逃生者中,有張順文等7位船上工作人員。

張輝的逃生路顯然沒有那麼順利,他在長江的暴雨中漂了10個小時,熬過天明。

在江裡,張輝經歷了四次大的風浪。“一浪接一浪地把我淹沒,我喝了很多水。”

漂流的途中,也遇到一些駛過的船。但船員都沒有看到張輝。他感到恐懼,長江風大浪急。“我告訴自己,再堅持一下就好了。”

天快亮的時候,他看到了岸。他抓了水裡漂著的樹枝和蘆葦,拼命向岸邊劃。

第一腳踏上一塊石頭時,張輝懷疑是幻覺。他手腳並用向前爬,終於爬到岸上,上岸後幾乎沒有力氣站立。

這時他看到了燈塔。他掙扎著,朝著有建築物的方向走,到了君山的一個碼頭,才發現自己竟然從湖北監利漂流到了岳陽。

並不是所有人都像張輝一樣死裡逃生。

昨日14時許,距離湖北監利水域沉船地點50公里左右的岳陽市君山區境內,參與搜救的紅十字藍天救援隊先後發現3具遇難者遺體。

5救援

截至昨日22時,已有19人被救出,其中14人生還,5人遇難。

65歲的朱紅美成了第一個被救出的乘客。

6月2日12時55分,海軍工程大學潛水夫官東潛入水下,探測到了沉船右舷傳來敲擊聲音。經過偵查,潛水夫發現了靠在沉船內的朱紅美。官東交給老太太一套潛水裝具,教她使用呼吸頭盔,隨後用繩子等工具將老人從水下拉了出來。

藍天救援發起人遠山分析,“事發地水深15米左右,估計船會在水面上露出來一些,船裡面可能會有氣泡空腔,還有一定存活的可能。”

這是一場跟時間的賽跑。昨天9時30分,救援者敲擊著船體底部浮出水面部分敲擊,得到了船體內的回應。“還有人被困在水下”,救援迅速展開。

兩小時後,官東成了最早到達的潛水救援人員之一。

朱紅美被救出後,14時15分,生命探測儀再次探測出水下有生命跡象。官東和隊員們再次下水。

官東說,第一次下水時,他發現因船迅速反扣,在底部反而形成了一個氣墊層,最底部的氣倉有將近1米到1米半,被困人員坐在水管上,那裡有稀薄的氧氣,可供呼吸。

陳書涵的獲救堪稱奇跡。

但“東方之星”號目前斜扣在泥沙之中,能見度低。官東在水下搜尋四次,靠敲擊船體獲得回應來搜尋生還者,每次搜尋都需要一個半小時,最終才發現了陳書涵。

由於陳書涵不會使用輕潛裝備,官東將自己的裝備轉交給他,讓其他潛水夫先送其上岸。

陳書涵成功得救,成了第二名被救出的倖存者。

官東則在水下被暗流捲入深水區,只得丟掉潛水氣瓶,迅速潛遊出水面。出水後,官東雙眼通紅,耳朵和鼻孔裡充滿了機油。

據交通運輸部最新消息,目前現場搜救船隻已達99艘,參與救援的軍人和武警已達四千餘人。

距離四十八小時的黃金救援期,時間正步步逼近。

新京報記者 胡涵 實習生 郭琳琳 呂春妍

剝洋蔥(微信號boyangcong123)

新京報人物工作室出品

記錄一切值得記錄的人。

來源:剝洋蔥

comments